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雨过会天晴

2018-08-21 18:08 亚美游新闻网 刘艳

前两天连续的阴雨让这座城很是滂沱阴郁,清明的雨,雨过天阴。青灰色的天空中堆砌着的那一团团浓到化不开的灰白色云,全都缄默着,各怀心事。整个世界像极了一副静止的黑白画,青砖瓦黛下,唯独路口拐角处那一弯油菜花,像是一滴不小心被画手甩在画布上的油彩墨,一抹亮眼的黄,恣意打眼。此刻的我,囿于一个坏天气带来的坏情绪里。

假如,我的世界在某个醒来的清晨变成黑白色甚至是一片深渊般的黑,会是怎样的光景?我试着闭上眼,走在我每天再熟悉不过的路上,漩涡般迎面扑来的黑让立马我局促不安,路开始变得模糊扭曲,巨大的恍惚感迫使我赶紧睁开了眼,心也随之踏实下来。仅仅数十秒的尝试,也让我觉得异常压抑,以至于眼前的黑白色也让我颇觉亲切。

有这样一位盲聋女作家,在她近88年的人生中仅生命最初19个月拥有光明和声音,后因急病先后夺走了她的视力,听力和声音。直至她的导师莎莉文的出现,启蒙教导,且凭借着自身的坚强意志,学会了读书,写字和说话,掌握了多国语言,于哈佛拉德克里夫学院毕业。她就是海伦·凯勒,出身于美国一个小镇上的平凡小姑娘,把她多舛人生谱写出成壮丽绝美的篇章,这个过程有多艰难,或许只有她本人才懂,是奇迹吗?并不是。

她这样描述她生命最初那几年的感受:我像动物一样寻找食物和温暖,我知道哭却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流泪;什么是痛苦,生气时我就踢东西,因为我能想起这种躯体动作。世界一片死寂,没有时间,星辰和大地。没有挫折变化,没有好也没有坏。作为常人的我们或许无论怎样也不能体会了解他们的世界里曾经的绝望,沮丧,甚至愤怒怨恨,大抵到最后都是慢慢接受了这样的自己。

而在她的文字里,没有一丝丝戾气怨恨,她的文章像一汪温和的水,包容万千温暖人心。她渴望光明却不憎恨黑暗,她说:乐观是上帝的闪电,可以澄清被命运弄得很迷茫的空气。

如果她有三天光明,她想做的是:第一天想见让她生命变得有价值的人,感恩与爱;第二天要在黎明起身,去看黑夜变成白昼瞬间的动人奇迹。我将怀着敬畏之心,仰望壮丽的曙光全景,与此同时,太阳也唤醒了沉睡的大地。第三天仍想看太阳初升的瞬间,然后我将在当前的日常世界是中度过,到为生活而奔忙的人们经常去的地方,去体验的他们的快乐、忧伤、感动与善良。这三件于我们再平常不过的事,却是她的最渴望。假如我的世界是一片混沌的黑,假如借我三天光明,我会做些什么呢?我还会因为今天灰暗的天空低矮的云层而怅然若失吗?偶尔的我们会突然掉进一个低落的情绪旋涡,钻着情绪上的牛角尖,患得患失间顾此失彼最后碌碌无为。 

我们已实属幸运儿,春日的第一声炸雷惊蛰,夏季的声声蛙叫蝉鸣,秋日里那一片片打着旋缓缓飘下的枯叶,冬天冰雪消融的潺潺水流声;婴儿出生的第一声啼哭和爱人眼角滑落的那行泪,孩子的咿呀学语和你为他细心挑选的第一个小书包,父母的唠叨和鬓角爬上的丝丝霜白……这偌大的世界短短数十载的人生,生命的最初与最终,幸福与痛全程纠缠交集着,我们会遇见很多的人,感受爱与痛,接受太多的缺憾与不完满,来过远去的人他们教我们成长强大,学习接受与沉默,感恩与付出。无数个动人的瞬间在我们的每一个不经意悄然流逝,一切都还来得及,别等到来不及。

这个越来越聒噪的世界,快餐式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变得浮躁不堪,急于求成,爱而不得、求而不能后生出的消极坏情绪一波又一波地吞噬着我们,影响着我们下一个即将要做的选择。事事又不是非要圆满,无心看看沿途的风景早已是满地花开,远比结尾处的那个句点绚丽精彩。

借这一天的这趟雨,取眼前这方景,体谅自己偶尔的雨天,脚步会慢下来但也记得要坚决,雨过会天晴,接受自己的偶尔消极但不拘泥于此。 

写下这篇杂文致自己,也致偶尔会有雨天的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