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

梦里,梦外

2018-08-31 16:12 亚美游新闻网 刘艳

5:12分,从一个沉沉的梦里醒来,时间似凝住,梦里还是梦外,庄周梦了蝶。扭头看窗外仍是一片化不开的黯,有雨声,小串小串打在屋顶瓦片上,金属围栏上,水泥地上,入秋的雨,透着凉。睡意全无,索性坐了起来,怔怔地盯着窗外,太阳沉睡。

梦里最清晰的记得大抵是重逢时那个37℃的热烈拥抱,温暖转瞬消失。彳亍在一条深深的巷子里,雨水顺着我的发尖滴落,潮的乌青色石砖上爬满重重的滑腻青苔,那句“你走后还会回来吗”随着巷子尽头那个渐渐模糊掉的身影一并没了回应。

有人选择用阅读的方式让自己得一隅心安角落,或听歌或看一部电影,也有人会选择沉默。我习惯用笔去胡乱写下些什么,什么都好。文字的治愈力不可言喻,它能让那些欲语还休的想说,那些如鲠在喉的不能说,得到恰当宣泄。笔尖在纸上不断流动,一笔一划间那颗不安的心也随之落定。“阅读和写作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有营养的冥想方式”,学着给自己足够的时间静下来去看一本合心意的书,与书中人共赏春华秋实夏蝉冬雪,慢斟浅酌他们的爱与喜乐哀愁,一起经历不曾有的经历,去不曾去到的远方。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节选自泰戈尔《生如夏花》

枕旁放着几本这俩月读完的书,很喜欢。一本写给大孩子们的《小王子》,简单朴实的语句间却让人倍受感动也发人深省。天真无邪的小王子住在一颗很小的星球上,只有两座火山,一朵花,一个小人。挪动椅子就能欣赏日出和日落,三棵小面包树就能霸占所有空间。后来,小王子离开他爱着的星球开始旅行,遗落下星球上他爱着的玫瑰花。他不停寻找,而忘记了会成为美好的“现在”,每当他觉得忧伤时,喜欢端坐门前看落日;海子在《夏天的太阳》中温情说道“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阳光下的重影是爱的模样;余华的《活着》,主人公福贵一生尝尽人间百味,满是苍凉,文末,他和他的耕牛“福贵”站在田间,将那段沉沉的不幸过往云淡风轻地述说着,仿佛在说着他人的故事,令人唏嘘。他的爱,在那个年代悲怆无力。只记得读完整书的那个下午,拖着沉重身躯迈出房门,在八月初的日头下,我也觉得幸运无比。

我喜欢太阳,开心时愿自己像太阳,悲伤时期盼太阳。喜欢文字,喜欢记录,喜欢留有痕迹,当矫情也好,能让另一个自己的情绪在不动声色下暗暗翻涌再复于平静,不困扰自己太久又无须打扰他人,多好。

我们这一生啊,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体面在人前得体地谈笑风生。三毛说,成熟不是为了走向复杂,而是为了抵达天真。成长像一笔交易,我们用单纯的“相信”与时间交换勇气、一段恰好合宜的感情、一份舒心顺手的工作、一个可以不用“装大人”便能与之畅聊的好友……我们在一片属于自己的海洋里,制造遇见,制造惊喜,也制造遗憾。随着时间的筛选,渐渐开始懂得故事的最后,并非所有人都能活在同一片海域里,生活有空缺有遗憾都不为过,因那制造离别的,刚刚好也是我们自己。

梦里梦外的雨,潺潺似溪,声声入梦;梦里梦外的人,好好拥抱,好好告别,重逢的人会再相见。

(文/亚美游管理处刘艳)

责任编辑:邓仕姣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